佛教婚礼五日禅

Posted on Dec 9th,2018

 

刚从西来回来那会,我就一直想着要把这段“奇遇”写下来,跟大家分享。迟迟没有动笔,因为不知道从何说起,更怕词不达意。就像在那里的时候,我用手机拍出来的照片总是跟眼前看到的画面大相径庭,清新的空气拍不到,虫鸣鸟叫拍不到,大家身上那种干净的气息也拍不到。

时间过去一个多月了,情绪已经渐渐平复,但还是会不经意地想起许多片段,这些沉淀下来的记忆,才是这次西来之行带给我的最最重要的收获,于是我大概知道该怎么写了。所以说,拖延症也有拖延症的好处啊。

事情要从一条微信说起。

今年九月份,我收到我哥发来的一条微信,邀请我参加他和范范十月底在西来禅寺举行的佛教婚礼,我们全家人都会一起去。婚礼为期五天,到时师父会给每位家人做家庭禅修,所以机会非常难得。

“佛教”和“婚礼”这两个词搭在一起是不是特别违和?如果是别人告诉我这个事,我一定一笑置之,但这个人是我哥,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我哥

我哥是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最了不起的一个。他的眼界、判断力和执行力比我们大多数人要高出几个档位。他是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一直被冠上各种厉害的头衔。我在以前的文章里或多或少都会提到他,因为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他一直是一个领路人的角色,甚至在我们全家人的生活经历中,他也一直是那个最可靠的主心骨。

他小学就开始捣鼓设计和网页制作,初中组建了镇上第一支街舞团队,中考的时候自己跑去市区找学校,并成功入学。大学担任学生会主席,参与各种活动、演出,获各种奖项。毕业后,在诺基亚盛行的年代,他已经在捣鼓多点触控和AR,在没有见到iPhone之前,我就看过他们把桌子改造成一大块触摸屏在操作。重点的是,他大学学的是文科。当时他跟我说创业不用自己出钱,可以融资。我完全无法相信,怎么可能有这种好事?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创业找风投再正常不过了,不过那可是发生在十年前啊。

后来他接触到“社会创新”之后,决定辞去腾讯的工作,开始一个人的环球社会创新之旅,去各地寻找改变世界的故事。出发前夜,在他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看到一本很厚的书,内容大概是说被恐怖分子绑架了该怎么办,遇到各种突发的灾难该如何逃生之类的,我这才意识到,这趟旅程并不像他跟我们说的那么轻松。

果然,在非洲的一天夜里,盗贼破窗而入,把他所有的摄影器材偷盗一空。换做是我,这个旅程绝对就此结束了。而他不是,回国之后马上发起众筹,募齐资金后,再一次出发,这才有了那部心血之作《创变者》。

我哥好像一直都在做“离经叛道”的事情,但他总是主动地跟家人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花了很长时间、很多心思跟爸妈介绍什么是社会创新,他为什么要去干这么一件“莫名其妙”的事。他总是希望全家人能保持步调一致,所有人相互理解。

在西来的时候,他的同事宁宁跟我说,有很多都说见到你哥就特别开心,跟他交流的时候,总能收获满满的正能量。

 

结缘

三年前,我哥在一场演讲会上结识了牧灯师父,当时他和师父分别是开头和压轴的演讲嘉宾。师父的故事打动了他,随后他便参加了西来禅寺的禅修营活动。那年光棍节,他带着范范一起到西来看望师父,之后他们都成了西来的义工,跟着师父修行,范范更是辞去了上海的工作,长住在了西来。

西来禅寺是位于成都西来古镇上的一座小寺庙,严格来说,那里只是临时的“西来禅寺筹备处”,最终的禅院,将由建筑大师安藤忠雄先生设计建造。这也是牧灯师父一生的使命,建造一座“具有现代革新水准、直指人心”的禅院。

佛教婚礼是禅寺每年最重要的盛会,今年是第三届了,有三对新人即将在这里举行婚礼。虽然我哥和范范那时正在筹备武汉和潮州的两场婚礼,但是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仪式,还是要回到这个他们共同的心灵家园,在师父的见证下步入婚姻的殿堂。

我一直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魔力让那么多各领域的牛人都聚集到西来,为什么安藤忠雄先生因为牧灯师父的一封信,就决定担任西来禅寺的总设计师。

我曾经对禅修、冥想这类事情非常着迷,我甚至试图通过自学催眠的方法,来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最后自然是以失败告终。但是,对于宗教这件事,我始终是敬而远之。我知道极端的狂热会带来什么,国内某轮的惨剧还历历在目,某绿的恐袭至今还在不断上演。巧的是,在去西来的前几天,我订阅的播客上正聊起上世纪九十年代著名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背后的主谋就是臭名昭著的奥姆真理教。

所以我是怀着既憧憬,又非常警惕的心情开始了这一趟的西来之行。

 

前往

出发前,我们被拉进了一个微信群里。因为这次参加婚礼的人数有180人之多,所以分了好几个组,方便大家沟通和组织活动。我们这个组叫“眉心花”组,组员除了外婆、舅舅、爸、妈、范爸、范妈、哥哥、范范和我之外,还有几位义工师兄也在我们这个组里。在西来,每位义工,不分男女,都称呼为师兄,每位参加婚礼的宾客,都被称为家人。这感觉,确实有点团建的意思。

进群后的第一件事,是给自己起一个“花”的名字。我一时有点懵,确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是一朵什么花,毕竟这事听上去,比较娘。但入乡随俗,带着戏谑的心情,我随便起了一个“牵牛花”。然而到了西来,我以为我听到的都会是各种鲜花的名字,没想到什么奇葩都有,有人叫假花,还有人叫攀枝花,原来大家这么会玩啊。虽然名字是随便起的,但缘分是真的,如果以后在哪里看到牵牛花,我应该会想起在西来的时光吧。

我们提前一天到了西来,到客栈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床头有篮子装着水果和零食,旁边还有一张写着我名字的欢迎卡片,字迹很漂亮,而且给每个人写的内容都不一样。坐了一天的车,看到这么一张小卡片,心里还是暖暖的。

经过一条湍急的小河,很快就来到了禅院。小路上铺满厚厚的碎石,昏黄的灯光斜照着外墙上的“南无阿弥陀佛”,有一种特别宁静的庄严感。小路的左边是一片耕种的菜地,右边就是禅院。入口分为前院和后院,前院供奉着佛像,后院是活动和生活区域,所以我们一般都是从后院进出。

后院的主建筑,是一圈非常别致的环形木屋,由各个禅房、僧房、厨房和食堂组成。中间是一个开放式的大厅,有桌椅可供休息,最靠里的地板上摆放着可供打坐的软垫,正对着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河,放眼望去,就是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禅意十足。被这圈环形木屋围绕着的,是一个木结构的小平台,此时义工们正在上面忙着布置花束,过几天的婚礼,这里就是主舞台了。通过一条被竹子围绕的石板小路,就来到了前院的佛堂,巨大而肃穆的佛像就安静地立在眼前。这里的一切都非常舒服,很有日本那种诧寂的感觉。我哥说他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只有一间小屋子,是这里的建筑师义工,自己设计,然后大家一起一砖一瓦盖起来的。

第一晚来到禅院,刚好有一个小型的分享会,大家互相介绍认识一下。在接近尾声的时候,昙花师兄拿起吉他来带领大家唱歌,是用《甜蜜蜜》改编成的《感谢你》,而且重复了好几遍。我本来就不太习惯有很多陌生人的场合,而且还要强行煽情,确实有点尴尬,真不知道大家初次见面到底有什么好感谢的。后来我才知道,唱歌这件事在西来随时都可能发生,感觉歌声就从来没有断过一样。回来这么多天,我经常会想起那首《感谢你》,想起那时的场景,非常温馨。

 

牧灯师父

第二天早上,我们在食堂第一次见到了牧灯师父。

如果大家想象中的得道高僧是一位仙风道骨、不苟言笑的老和尚的话,那牧灯师父要让你们失望了。事实上,这是一位非常活泼开朗又待人亲切的女生,她的脸上永远挂着灿烂的笑容,义工们喜欢称呼她为“灯灯”师父。

那天早上,她跟每个人一一打招呼,亲切地看着每一个人,特别是我们这些初次见面的人。她身上散发着一种很独特的魅力,让人很想亲近,很像身边一位值得信赖的长者。她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所有人的视线都没有办法从她身上移开,很自然地想从她的言语中,得到开示。

有一次的清晨音乐茶会,我们在义工的带领下一起唱歌,歌词是“我们是西来的太阳,我们是幸福的太阳,美丽多多,快乐多多…”你能想象,一大清早要唱这么欢快的歌曲,大家肯定没什么兴致,全场只有师父像个孩子一样,又蹦又跳的。师父走上台,接过主持人的话筒,笑着说:“大家好像都没睡醒啊,不太像西来的太阳嘛。”

师父接着说起了她出家前的一个故事。她刚开始修行的时候,上师交给她一个任务,要她早上起床后给她妈妈唱一首歌。她当时的反应跟所有人一样,非常错愕。当她鼓起勇气,对妈妈唱起《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时候,她妈妈很不耐烦地说:“你能不能不要像个神经病一样,你能不能正常一点?”这应该是所有人都会有的反应吧?她便开始思考,什么才是“正常”的?难道我们每天起床,大家都板着个脸,面无表情地吃早餐,然后板着个脸说“妈,我去上班了。”你们觉得这样很正常吗?我们对“正常”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说到这大家彻底醒了,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我们又唱起“我们是西来的太阳…”,这下大家都嗨起来了,我们一起围成一个大圈,开心地蹦跶起来。这时太阳从我们身后缓缓升起,小鸟也赶过来吱吱喳喳地凑热闹。是啊,新的一天在欢声笑语中开始,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牧灯师父说,很多人说西来是一个乌托邦,在这里的一切都很美好,但这并不是现实的生活。师父反问说,那什么才是现实的生活,会不会你所谓的现实生活其实才是一个乌托邦?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颤了一下,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事情,真的是对的吗?会不会只是我们习惯这样做,或者周围人都这样做,我们就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也应该这样做?这些道理可能谁都想过,但从这样的智者口中说出来,显得特别有说服力,因为她自己确确实实就是这样在生活的。

婚礼当天,法会结束后,牧灯师父说起师道、孝道、伴侣之间、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她说我们都不是孤单地生活在世界上,我们这一生都会遇到很多人携伴而行,要懂得感恩,懂得奉献,懂得珍惜。她让大家牵起旁边人的手,围成一个个小圈圈,然后一起往圆心走,一步,两步。我还以为是什么神秘的仪式,结果她笑着说:“怎么样,一群人走路,比一个人走路有意思多了吧?”哈哈哈,感觉突然被套路了。

 

素食

在西来吃的自然都是素食,能吃多少就拿多少,尽量不要浪费,而且提倡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认真品尝食物的味道。第一次在食堂吃早餐的时候,先排队取餐,然后拿到座位上,一个人默默地吃,突然有一种在牢房的感觉。哈哈。早餐不外乎白粥馒头什么的,不仅没有肉,连葱姜蒜都没有,虽然我对食物没什么要求,但如果每天都这么吃的话怎么受得了。然而,事实证明,这是我对西来的食物深深的误解。

接下里的几天,正式进入婚礼五日禅,我们全部人的三餐都是在露天的院子里吃的,每个座位都是精心布置,每个人的桌上都有一只小纸鹤,写着入座人的名字。

每天吃饭前,我们会有这么个流程。先是分批介绍厨房组的义工,他们是这次婚礼最辛苦的一群人,因为要变着花样,给180人准备餐食,有时天没亮就进厨房,等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虽然婚礼是五天,但很多宾客提前就到了,所以他们其实很早就进入了这种繁忙的工作当中。婚礼当天的大蛋糕,因为不能冷藏,所以他们糕点组是做了通宵,好让大家在婚礼当天吃到最新鲜的口感。

义工们介绍完自己之后,会为我们介绍今天的食物,每道菜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比如婚礼大蛋糕,造型是两只紫色的鹿在对望,鹿角连在一起,起名为“一路(鹿)相随”,简直太美了。

介绍完食物之后,会由新人来为我们念诗,念完诗之后我们会供养,就是类似基督教吃饭前的祷告。我们会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一起念出供养词:供养上师,供养佛,供养法,供养僧,供养一切众生…阿弥陀佛。

在这几天里,我品尝到了各种精心烹调的美味佳肴,还有各种造型精致的中西式甜点。原来素食可以有这么多种做法,并不是要重油重盐才能让食物香喷喷的。值得一提的是,婚礼当晚的喜宴——鲜花火锅,一人一个银色小锅,多种菌菇熬制而成的香浓汤底,加上各种新鲜的食材,以多种新鲜花瓣调味,再沾点秘制的调料,这感觉,简直就是世间美味,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在西来这几天,我完全适应了素食,即便是最清淡的早餐,我也慢慢品尝出了食材里的甘甜和香气。我们应该很少有这种机会,安安静静、认认真真地吃饭,不赶时间、不看手机、不想其他事情,就是纯吃饭。这让我对吃饭这件事有了更新的认识。

 

禅修

这次婚礼的全称是“佛教婚礼五日禅”,顾名思义,它不止是一个婚礼,还是一次禅修活动。这一次师父为我们准备的禅修内容非常丰富,每天都有不一样的茶会、生活禅、洒扫禅等等,好让大家在短时间内,尽可能多地感受到禅法的智慧。

早上天还没亮的时候,我们就要来到禅房,向佛像行礼之后,在垫子上盘腿而坐,开始我们的清晨茶会。我们第一次茶会的内容是,品一碗水和三碗茶。这次在西来,我们每个人都分配到一只精美的天目碗,用来喝茶或喝水,并放在固定的位置上。师父出家前就是一位陶艺家,所以这些天目碗都是师父精心设计的作品。

在义工师兄的引导下,我们先静坐一会,然后用特定的手势,端起碗,先闻,再喝,让水在口中停留一会,慢慢品味,再咽下。一边喝着一边听师兄讲解,非常有意思。

然后是茶。这次婚礼的茶叶,都是师父寻找了很久的古树茶,非常的甘甜可口。第一碗是清茶,第二碗加了一粒花椒和一片生姜,第三碗加了一颗玫瑰花。每一碗都有不同的滋味,特别是第三碗,小小的一颗玫瑰,竟让整个碗都充满了浓郁的香气,仿佛置身于玫瑰花园一般。这个我真的没有夸张,后来我也买过玫瑰花茶,根本不是同一个物种,西来确实对所有食材都非常讲究。

我从来没有试过空腹喝茶,而且连喝三碗,没想到感觉特别舒服,就好像茶水通过咽喉,湿润了干涸了一夜的肠胃,把身体叫醒。一边喝茶,一边听师兄介绍茶,窗外慢慢有了虫鸣鸟叫,阳光透过木栏,慢慢渗进来,影子在地板上缓缓移动,哎呀,活着真好。如果不是这次的机会,我们怎么可能一家人这么早起床,然后坐在一起静静地品茶。我们甚至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这么认真地对待一碗茶、一碗水。

这次的婚礼禅每个组里还有两两配对,外婆和舅舅一组,爸和妈一组,范爸和范妈一组,哥哥和范范一组,我和宁宁一组。有一天我们全部人要出去采野花,像小学生郊游一样,两两牵手,排成长队。每个小组被分配到不同的题目,按照题目要求去采集花朵,以备婚礼当天供佛。我看到爸爸妈妈,还有其他叔叔阿姨,都像孩子一样,手牵着手,一路嬉嬉笑笑,仿佛回到了他们的童年。除了采花之外,我们还要互相提问。有一个问题是:你最近感到最开心的一件事是什么?我在脑子里全局搜索了一遍,完全想不出来,这简直就是灵魂的拷问。我知道值得开心的事不多,但不至于一件都没有吧,想不到我这几年竟然过得这么惨白。如果现在再问我这个问题,我会毫不迟疑地说,就是去西来的那几天。

有天下午,我们生活禅的内容是做胸花。因为时间不太够,快到晚饭时间了,大家都有点着急,开始手忙脚乱。我哥让大家不要着急,慢慢做就好了,他说我们在西来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这件事情本身,而是这个过程。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义工们做任何事情从来都不急不躁的了。我们包喜糖,贴小本子或者打扫厨房的时候,几乎都没有人在规定时间,强调的都是“用心做”。

这个时候,外面的磬声响了,所有人都停下手头的事情,闭上眼睛静默。这是这次婚礼禅的一个默契,西归师兄代表静默,他会在饭点或其他活动前,站在禅院中央敲磬,这时所有人都跟着他一起静默。还有一群戴着向日葵头套的师兄代表活力,当他们来到你身边的时候,你就要跟着他们一起跳舞。

静默过后,大家都平静了很多,手头的活也不急了,做不做得完好像变得不重要了,突然间大家都佛系了。这个现象太神奇了,这也是我这次西来之行收获的一个重要的技巧:你在非常急躁或者焦虑的时候,让自己静默一会,把负面情绪切割一下,不要让它延续下去,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虽然摆在眼前的情况是一样,但是你的心里平静了许多,你会更加理性地处理这件事。这个我本人亲测有效,妥妥的。

有一天晚上共修,师兄发给我们每个人一朵花和一片花瓣,让我们仔细地看着。师兄说假如你眼前的这朵花,是地球上最后一朵花,你会想怎么做?我这么描述大家可能觉得非常矫情,可事实上,有人直接看哭了。而且,实不相瞒,我竟然也眼眶湿润,我至今都不知道为什么。

我在分享的时候说,我闻到这朵花的泥土味和尘土味。这朵花应该花了很长时间从泥里长出来,开在某个路边,风吹雨打,可能某天有辆大卡车经过,扬起的灰尘洒了它一身,然后又在今天,被一群原本生活在城市的我们,给摘了回来,带到一个叫西来禅寺的地方,就在我的眼前,这就是缘分的微妙吧。当我看着另外那片花瓣的时候,我突然变得好柔软,原来花瓣里有像血管一样的脉络,当我把它放到脸上的时候,它好像忽然恢复了生命,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尽管如此,依然不足以解释我为什么会想哭,我至今还在回想那个夜晚,到底是什么东西触碰了我?我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怎么会因为一朵花和一片花瓣而感动,即使它什么都没做。

更让我惊喜的是,我听到了爸妈的分享。我们平时听到父母说得最多的无非就是多穿点衣服,多喝点热水之类的嘱咐,你听到过你爸妈关于一朵花的感受吗?我妈分享的时候说,这朵花的枝干是硬的,花瓣是软的,就像我们人一样,我们有些时候很坚强,可是有些时候又非常柔软。天哪,这是我认识的那个妈妈吗?我是不是从来没有走进过她的世界?那一刻我觉得很愧疚,又觉得很幸福。

看完花之后,我们要两两互看,然后闭上眼睛,互相抚摸对方的手。时间可能只过了一两分钟,但是我觉得非常漫长,就问你尴尬不尴尬。跟一张真人的脸对看这么久,真的一辈子都没有发生过,这竟然也让我莫名地感动。我说我看到了一张经过漫长进化之后的现代智人的脸,如果当初多了一阵风,多了一片落叶,气候稍微有点变化,也许我们人类不会长成现在这个模样,而是多了两个鼻子三个眼睛。当然,大家哈哈大笑。

我想这就是师父设计这些禅修课程的用意吧,让我们把多年的习惯和观念先放在一边,重新做一些简单的事情,重新思考一些平时不会思考的事情。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什么是禅,但经过这次禅修之后,我看待生活中的所有事物,都有了一个全新的视角,这个体验非常美妙。

 

婚礼

婚礼当天,也是观世音诞辰,所以格外隆重。我们天没亮就起床,穿过小河边,远远就看到禅院里闪着点点烛光。此时佛前已经摆满了各种贡品、香烛,先后来到的人,大家都手捧着莲花烛灯,虔诚地供奉至佛前,有一种非常庄严的仪式感。三声磬响后,师父们开始诵经,法会开始。

随后牧灯师父向大家开示,她让新人们给父母磕头,感谢父母多年的养育之恩,此时全场的啜泣声早已此起彼伏。三对新人在台上说起了彼此相识、以及与西来结缘的故事,并互赠礼物。师父也送给三对新人不同的礼物,分别是一对油醋瓶、一对水果叉和一对装满花椒和红糖的柿子罐,希望他们能在今后的日子里,去体会平凡,热爱平凡,去共建自己的小家和大家。

下午,我们大家戴上各种面具,弹着吉他敲着鼓,边唱边跳地来到古镇的大街小巷,沿路把喜糖派发给村民们,大家脸上满是笑容,嘴上说的都是恭喜。到了镇中心,我们搭起了台子,做起各种游戏,提供笔纸给小朋友们画画,跟村民们一起围起圈圈跳舞唱歌,简直就是一个婚礼大联欢。

晚上就是美味的鲜花火锅喜宴,饭后是婚礼晚会,由各个义工组、宾客组和新人组准备的各种节目轮番上场,唱歌、跳舞、小品什么都有,我们组准备的节目是合唱《亲密爱人》。由于时间仓促,准备不足,严重拖了整个晚会质量的后腿。不过好在大家都玩嗨了,基本都是全场在大合唱,所以好不好听已经不重要了。

 

离开

最后一天是告别茶会。吃完早餐后,大家就要离开了,五天的相聚就要结束了。

师父说,虽然五天的婚礼禅即将结束,但我们毕生的修行不会停止,修行不一定要在特定的地方、特定的形式。当你离开了西来,你就是移动的西来,把这几天的收获带回去,用自己的改变去感染周围每一个人,你自身的改变,就是最好的分享。当然,我也希望你们能常回来看看。

离开的前一天傍晚,媒体组的义工找到我,说想简单采访一下我这几天的感受。那时候刚好夕阳西下,我们一起坐在院子里的碎石地上,眼前的一切如此美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说这几天发生的一切都让我感到很神奇,无论是充满慈爱的灯灯师父还是勤劳的义工师兄们。组织策划一个这么多人的活动,每天流程这么紧密,内容多样,地点也不同,如此繁杂的调度,我竟然没有听到一句大声的吼叫,所有人都非常用心地做好每一件事。第一天晚上禅修的时候,外婆和范爸腿脚不太方便,盘腿坐着不舒服,隔天的清晨茶会,义工们就给他们换好了普通的木椅。有一次院子里的椅子被雨打湿了一点点,义工们马上给我们送来毯子垫在椅背上。像这样悄无声息地优化体验,在这几天里随时都在发生,我一点也不怀疑,西来真的有一种爱的魔力。

我大概知道了为什么会有人把工作辞了,来这里默默地耕种。为什么会有人看到公众号的文章后,就决定来这里结婚。为什么会有人来过一次之后,就把妻儿一起接过来,在西来安家。为什么有人只是经过这里,就愿意在这里做义工。为什么安藤忠雄先生会因为牧灯师父的一封信,就决定帮她建造一所全新的寺庙。

如果你到过西来,你一定跟我一样知道原因了。在回来的高铁上,我想起了我哥,他大学接触到了《秘密》之后,成为“吸引力法则”的忠实信奉者,后来接触到了“社会创新”,用年轻人创新的力量去解决社会问题,正好是他所学的专业和爱好碰撞到一起,于是找到了方向。他坚信“当你想做一件事的时候,全世界都会来帮你”,于是有了腾讯的支持和后来众筹的成功,助他踏上环球之旅。当他把故事带回来的时候,在某次的演讲会上,遇到了另一位意念相同的讲者,她说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一颗绝对真诚的心,她要建造一座非同一般的禅院,教导人们,如何耕耘自己的心田。这个人就是牧灯师父。现在看来,他的一切所有经历,都是为了这一刻与他的师父相遇啊。

 

后记

回来之后,我每天都会用天目碗喝茶,有时候弹唱起天华师兄写的《珍贵的你和自己》,就像自己还置身西来禅寺一样。

通过这次与佛教的短暂接触,我对佛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佛没有强迫你去信他,也没有保证让你上天堂,他更像一位老师,想把他毕生的智慧传授于你,让你懂得如何与自己、与他人、与这个世界相处,让你能在每天的生活中收获快乐。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好几个人找我谈心,都说自己有烦恼,我怎么就突然变成了知心姐姐?我跟他们说,我有时走在路上都能笑出来你敢想吗?去西来短短几天,我就收获了这样的感悟,这算是被开光了吗?

我本来归纳了几个在西来领悟到的,并且在这一个多月内亲测有效的几个让生活快乐的小技巧。但是想了一下,还是算了,没准过两天就不灵了,没准自己只是学到了点皮毛,弄巧成拙反而丢人。算了,一切随缘吧,阿弥陀佛。

 

附上这次活动的官方文章链接

我们把婚礼筑成了一座送给父母和180位家人的幸福花园|2018西来佛教婚礼第一回

她用一场5天4夜的婚礼禅,让我们活出一树花开的幸福与颤动|2018西来佛教婚礼第二回

Share to:

  • No Comments
  • Weibo

你必须先 登陆 才能发表评论.